首页 > 资讯动态 > 内容

2019盘点:史上最全教育培训行业监管政策是怎样炼成的,该如何应对?

2020-01-06 13:18:57


自上海新的《关于加强本市培训机构管理促进培训市场健康发展的意见》(以下简称《发展意见》)和《上海市培训机构监督管理办法》(以下简称《监管办法》)公布以来,很多培训机构校长们都在交流明年的办学环境如何,不合规的机构还能存在多久?然而却越讨论越焦虑……


校长们的顾虑不是杞人忧天,毕竟现行的政策仍有很多问题悬而未解。想要看清未来,就得回顾过去,了解教育部门的整治节奏,或许能对明年的动向有个底。我们大致可以将近一年来的校外培训整治行动分为三个阶段,这三个阶段层层递进,愈趋严厉。


第一阶段,雷厉风行的整改

2018年8月22日、9月3日,教育部先后发布了《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和《关于切实做好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整改工作的通知》正式在全国范围内吹起校外培训机构整治行动的号角。整个2018年,全国共排查了40.1万家机构,整改了其中27.3万家,整改比例高达65.8%!


较为有先见之明的上海,早在2017年12月29日就发布了作为培训机构审批管理依据的“一标准两办法”,同时为了响应教育部文件,也开启了一番雷厉风行的整改。据上海教育、工商部门排查统计,全市共7000多家培训机构,到2019年7月一共关停了1300多家。


之所以力度如此之大,原因在于地方教育部门一方面要落实教育部行政命令,给“培训热”降温,另一方面,全国绝大部分地区还都没有出台相应的培训机构审批管理办法,只能按照教育部的文件要求,就高不就低的完成整改任务。


第一阶段一次次暴风骤雨般的排查整改,对教育培训市场进行了反复“教育”,所有培训机构校长都意识到,教培的合规时代真的来了。


第二阶段,“回头看”加多管齐下

快速直接的排查关停,毕竟只能一次性整改违规办学行为较为明显的机构,如何进一步管控培训机构办学,防止培训机构“打游击”,成为第二阶段需要解决的主要问题。


2019年5月,教育部发布的《关于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回头看”活动的通知》,6月下旬,教育部派出调研组对10个省份的“回头看”活动的实地调研,旨在加强排查频率,各地区教育部门将监管治理不断深入到以前很少触达的县级街道。


对于培训机构频频倒闭跑路造成的社会问题,针对性的出台培训机构资金监管政策,如杭州市教育局联合5部门起草了《关于加强校外培训机构资金监管的通知(试行)》(征求意见稿)。


此外,其他治理手段还包括了建立全国线上监管平台,严禁学校在职教师参与校外补课,各地教育部门也开始进行消费者端的教育,比如上海有些区向学生家长发放通知,一再提醒不要报名无证办学的机构。


针对违规办学整改关停的一次性重击,逐渐转变为高频率的多点打击。


第三阶段,全面常态监管,协同共治

当然,无论教育和工商部门多么勤快,也无法始终如一的管控那么多家机构。所以,这次上海发布的《发展意见》和《管理办法》,在此前高频率,多层面的监管方法上再次升级,由教育部牵头会同其他相关的7个部门,全面覆盖文化教育、职业技能、文化艺术、体育指导、科技培训、托育、早教7大类培训,形成一张从线上到线下,从市区到街镇的,不断收紧的监管网络。分门别类,权责明确,将再次提升实施效率,保障常态监管的效果。


从上面的思路可以看出,整个校外培训机构的治理在一直朝着更加严密,科学,高效的方向推进,必然会不断挤压违规办学、无资质办学机构的生存空间。


当然,在挺过一年多的整治风波后还在继续开办的机构,也不用过于惊慌,只要不是机构存在重大经营风险,坚持合规化,总会有拿到资质的那一天。


没有资质的不同培训机构的不同死法


最无牵无挂的死法


目前大多数“无证无照”的教培机构均已被“就地正法”,不幸成为传说中“突然死亡法”的现实版,我虽然很想表示同情,但是只能为这些被“正法”的办学小哥们扼腕叹息,办学许可(证)你没有也就算了,营业执(照)你也不去办,这个就不是能力问题,这是态度问题了。别抱有啥念想了,教育培训行业不适合你,你赶紧转行吧。


最暧昧的死法


对于有照无证的培训机构(就是那种态度较好,能力尚且不够的),主管部门通常柔性执法,给予一定缓冲整改期,就像咱见到自己喜欢的女生,你说:拍拖吧,她说:再看看吧,即不拒绝,也不同意。这啥意思呢?万千层意思,自己细细品味。你可以理解,这是一种让你渐渐接受现实不至于暴跳如雷的催眠死亡法,也可以理解为,真的是主管部门给了你时间和空间,让你腾挪整改。拿到“死缓令”的机构,还是有希望的!好好珍惜这个不长的整改期,通常也就是几个月时间,尽快去准备各项申报材料,整改不符合条件的硬件设施,未来还是有非常大的机会转正的。


最痛不欲生的死法


雷军曾经说:只要站在风口上,猪也能飞上天。意思就是,人一定要顺应潮流,不要逆时代潮流而动,不要逆天。当下培训行业最大的“天”,就是对无证无照培训机构的整顿,你非要说,我不在乎,那么麻烦就要开始层出不穷。曾经一名外地来到魔都打拼创业的校长小杨,在前几年培训行业监管较为宽松的时期,小杨和几位合伙人做的风生水起,从两件小平房,做到大楼的一整层,因为学校一直在发展,小杨也听不进合伙人提出的早日规范取得资质的建议。如今突然严查办学资质了,家长开始变得警惕了,常常询问学校的办学资质,渐渐的老学员开始流失到有资质的竞争机构,学校收入开始减少,有点入不敷出。为了按时发放老师的课时费和房租,小杨和几个合伙人商量着要增资,这时候,合伙人对小杨过去独断专行的怨气都爆发了,谁也不愿意轻易拿钱,最后,几个合伙人决定另立门户,带走了最后一批学生,小杨到这个时候彻底奔溃了,自己为之奋斗了5年的学校烟消云散,悔不当初。


最浪漫的死法


如果你也不想去那么麻烦的办资质,也放不下手上自己培养的员工和辛苦招收的学员,那么就来一场浪漫的“人鬼情未了”:如果你的学校面积超过150平米(分校的最低标准),办学质量还不错,在魔都,你还是大有机会找个土豪“嫁了”。大机构愿意补偿你几十万,还留你继续担任校长(愿不愿意是你的选择),那就好好帮人站好最后一班岗,也是为了自己的团队,也是为了你自己辛苦招来的学生。这死法,我觉得值。


培训机构校长如何应对整治?

俗话说“(兔死狐悲)物伤其类”。培训机构虽说这次不一定伤筋动骨,但走向规范是大势所趋,行业集中是商业规律。有梦想、有勇气的校长还是要未雨绸缪,为改变个体事业前途而努力。该做的,早做比晚做好。


1、安全问题重中之重


这是整治第一条,重中之重。文件明确:对存在重大安全隐患的校外培训机构要立即停办整改。这条不要侥幸。而且这次教育行政部门将公布有安全隐患、无资质和不良行为的校外培训机构名单。


2、没有执照怎么办?


正常办理非学历教育培训机构的营业执照很难,办学许可证更难。比如北京和上海要求,校长具有5年以上的相关教育教学经验;注册资金不少于50万元(上海是100万元);


校舍面积不低于500平米(上海是300平米),其中教学面积不少于80%;房屋产权清楚,租用期或使用期限不低于3年,不得使用居民住宅、地下室作为办学场所;有2名以上具有专业资质的财务人员,等等。那么需要抓紧从当地教委取得“非学历教育培训机构资质”。


3、优秀教师防流失


这次学科培训机构被规范,大机构不用说,会高兴地收编从小作坊出来的学生、老师,甚至教育主管部门可能还会主动约谈一些大机构,要求其无条件接收学生。所以,教育行业集中度变高,这个无需专家来预测。从自由竞争走向寡头统治,是任何一个行业发展的必然。当下要注意的是,教育行业门槛变高,成本会增加,首当其冲的是有资质的人才成本。一些中型机构如果不甘心就此倒闭或收编,就争取成为“具备办理证照条件的校外培训机构”。说到条件,主要是场地和师资条件。所以从竞争趋势看,符合条件的场地房租会逐渐变高。当然,硬件不好办,软件也难办。比如法人和管理人员要有5年以上校长的工作经历证明,各科任课教师要有教师资格证,要求专职教师多人以上等等。


4、树品牌形象


作为一个机构,如果你在食品卫生、安全管理、硬件设施、服务品质方面做得相应到位,学生数量较多,或是家长口碑在当地有了一定影响,那么直接取缔的可能性就会变小。


5、做素质教育


内部转化可以把重点放在美术、书法、音乐、STEAM等素质类课程上。目前素质类培训监管相对宽松,符合未来教育发展趋势,小学阶段更是如此。所以,做素质教育既是当下的发展之道,也是未来的转型方向。


6、傍大型机构


既然小机构越做越难,那么在自己做不大、容易被蚕食的情况下,就整合成大根据地——抱团取暖,或者去找大部队——让大机构收购。抱团的话可以加盟知名品牌,依靠总部资质或资源增加背书、提升品质、搞定当地。或者加入符合条件的教育综合体或共享教室,由他们办理统一的办学资质,入驻小机构转变为内容或服务提供商。


7、固本浚源


第七,其实是最重要的一条,对内升级管理,固本;对外重塑战略,浚源。为什么政策之下倒闭的多是小机构?有没有发现,不管在哪个行业,做到一定体量的公司一定是比散体系的小公司拥有更多抵抗冲击的能力。年初四部委新政出台以后,全国各地的学而思频频被查被整改,但依然挡不住好未来业绩持续增长,甚至市值超过新东方。陆续的政策碾压+双巨头夹击,卓越教育依然能冲出一条属于自己的港股上市之路。日益趋紧的文化课培训政策下,思考乐教育依靠“海底捞”式的管理和服务思维,稳稳保持着深圳前三大培训机构之列。


不得不说,管理底盘稳,逆着风也能前行!回头再看全国各地那些小而散的机构,且不说遇上今年的整顿政策生存不易,就是在往年也频频倒闭。应对整治冲击,攘外必先安内!对于大多数的中小机构来说,在新形势下,升级管理思维,稳固根基活下来才是首要的。


其实,这也是教培行业普遍存在的一个现象,很多创始人在创立培训机构的时候,都没有认真思考过培训机构的未来,大多只是考虑眼前赚不赚钱。殊不知,短期内盈利容易,难的是如何能够长线经营。


针对教育培训行业的专项整顿,力度之大、审核之严格,前所未有,唯有办证,才得长久。民办教育也是中国教育的一部分,只要我们不忘初心,认真办学,规范办学,让孩子真正获得成长,让家长放心,那么,不管是办学许可证的申办,还是未来的发展,都将柳暗花明。

销售咨询
  • 4008 860 870
服务热线
  • 021-58930331